the_winter_solstice

vetur, sumar, samanrenna
祝您发财!

一块小黑板。

这里是一块小黑板,有什么想说的就涂画两下子,不喜欢就再擦掉,喜欢就留久一点。

0730  有点想填旧坑啊!

背叛了而被原谅的情人,久别重逢的不相识,一千个人带来疼痛但只有一个人同时还提供着愉悦……什么的。


0612 二刷复联三之后跑进脑袋里的几个句子段落。关于锤基的告别。

*

被揪住喉咙抓得双脚离地那一刻,我问了自己个问题:还剩下多久?

脑子里的声音告诉我:按地球的习惯来说,两分钟,或更短。

鉴于此时我已感觉不到四肢,便将正解一蹴而就地锁定在"更短"这项。


保守些打个对半吧——毕竟我连额头也感觉不到了——如果还剩下一分钟,啊,这就又少了五秒...

Journey|单程旅途-03

比我预想糟糕些的是,最大的问题发生在了降落后。
Farrier被拒绝入境,因为他们怀疑他的签证。而我被拒绝了和他待在同间休息室的要求。
“我有权打给我的律师!”
Farrier被带走的画面令我着实崩溃,口不择言是直接的后果。
“抱歉您没有,Collins先生,有这权利的是Farrier先生。但我们猜想他恐怕……”
“我会回来的,Collins,我跟你保证。”
一路沉默顺从的人,此刻倒教所有人意外。说罢,他用眼神向左右着制服的人询问,较为年长的那个点点头,抓着farrier左臂的手松了开,右边年轻的也有样学样放了手,Farrier维持着两手被束缚在身前的姿态跨出两步,倾身往前用自己的右肩碰了碰我左肩——像是...

【空军组衍生角色拉郎】Aroma | 馥郁

Aroma | 馥郁

CP: James Keziah Delaney (Taboo, BBC, 2017) X Nikolai Rostov (War and Peace, BBC, 2016)

Notes: Alpha! James X Omega! Nikolai; R; OOC, 请注意看我口型,大写的OOC. 

神经半夜,无心捉虫,卡了六千,还是没肉

如果占错tag,还请迅速打脸,祝您发财!

【空军组】【一发完结】Honour Me Yours

——短细软的一把小刀刀——


Honour Me Yours


他不怎么喜欢授勋仪式,确切地说,他不怎么喜欢没Farrier出席的授勋仪式。

再确切说,他不喜欢没Farrier出席的任何情境。

所以他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一点儿都不。

尤其当仪式将在两小时后开始——不包括一小时的路程——而他站在衣柜前面,发现绕来绕去快把自己勒死了却还是连个领带都打不好的抓狂时刻。


他不得不暂时逃进回忆里躲避一会儿这恼人的现实。


那如水和煦的日子里,纷乱的世界也比不上身旁这絮絮叨叨帮他打领带的家伙。最开始那絮叨家伙要稍微低下头将就他年少的身量,到了后来就得仰着脸才行。

“小兔崽子...

存个草稿,不打tag

Mossion #31|任务第31号

蟒如弹簧般盘在建筑外部的下水管道,头向高层而尾冲地面,鳞片在正午的太阳下随着环形上行的动作而不规则地反光。这赤金色的冷血弹簧,此刻正拉伸着,蟒首堪堪齐平八楼阳台的高度,忽然改变了方向,头部往左身体拉成水平方向爬行,直到攀上阳台的扶手,钩子似的在颈椎处弯曲如“7”字,头搭在阳台扶檐上,两只墨色的眼睛毫无情感地穿过窗帘的缝隙望向八楼室内,蟒身则悬空,仅靠腹部贴在砖块垒成的阳台外壁上。没过一会儿,那如成年男子拇指般粗细的尾尖开始依4/4拍一左一右地轻轻晃动,强——弱——次强——弱,强——弱——次强——弱,强——弱——次强——弱……

“嘿,Farrier,你再不换首歌...

看到一些关于FC小互动的解读之后,脑内了一下……

虐梗:

迫降不成被困海面时,Collins把手伸出窗子仅有的缝隙挥动,也许他是在努力对上空盘旋的Farrier撒最后一个谎:我很好没事啊,你看到我啦,你走吧。
记得万事小心,你只剩十五加仑。
我惧怕也想回避死亡,我留恋更不愿告别你,但当我不得不面对时,我宁愿独行。

而Farrier的致礼,或许也只是尽心的最后一次安慰Collins:我走了,你保重,我会尽力回来,但若见万一最坏结果,至少你是平安的。
后会无期,万望勿念。

Journey 02

一路上,我数度想要拿过Farrier的行李来提(尽管只有一只袋子,但我仍愿这么做),都被拒绝。交谈也基本只是我单方面的挑起话题再自说自话,诸如“我来的时候外面天气不错”、“伦敦最近在下雨”、“Lawrence说你的签证没问题随时都能搭飞机回英国”、“我订最近的航班可以吗,如果你没有什么在美国特别要去的地方的话,我是说,如果你愿意跟我回去的话,我希望你跟我回去,请跟我回去”,我绝口不提战争的种种,也尽可能避免说到揭疮疤的话,Farrier对此毫无反应,只自顾自地下楼梯,始终在我左侧一步的位置,时而跑到我前头,多数时候跟在我身后。我隐约猜到他在观察些什么,但心里仍抱着一线希望是我自己多虑,很明显这...

Journey 01

每段生命陨灭之时,都有色彩。我曾握住垂死祖父枯瘦的双手,得见他双眼平静澄澈的深蓝,尽管他在过世之前数年就罹患严重的白内障几乎失明,但他生命变得无限稀薄的最后时光里,那双眼睛却越来越有早些年的样子。见过的人都说我遗传了Collins家标志的蓝眼睛,彼时我感受着祖父干燥温热粗糙的掌纹熨帖我的手背,我看他眼底的蓝,穿透我的视线包容近乎无限的远方。我不着边际的想,不知自己寿终正寝时会否也拥有这样的眼睛。
“他们打开窗户了吗,小马铃薯?”这是最后一次有人用这诨名称呼我,那之后我不再允许任何人叫我“小马铃薯”,仿佛这会玷污了祖父在世的最后一句话,玷污了只属于我们祖孙两个的蓝色。
“对啊,爷爷,谁让今天的天气实...

放个开头先!

Journey

引子

最近一次看见Farrier,是在1952年。上帝啊,我的确又惊又喜,但他不是。
在那之前,我曾收到过他的“遗物”--部队方面声称他在敦刻尔克上空执行完最后一次飞行任务后便下落不明,这样下落不明的状态持续到战后,老实讲,我怀疑除了我之外是否真的有人企图去找过他。1945年平安夜,我收到一个装有半打高领羊毛衫、两个写满的笔记本、一支万宝龙钢笔,以及一叠照片的包裹。毛衫都是中号的,笔记里符号多到如同鬼画符,钢笔里凡是嵌有贵金属的部分几乎全部遭到损毁,简言之,这些废物没一件能用得上,但我一件也没丢掉。我是讲真的,直到现在,我是说现在!公元1976年,我仍旧带着它们满世界地跑,我家徒四壁...

挚爱万劫不复,思念无门超生。



间谍的浪漫,是算尽机关却不轻言"我爱你"这样的字。



唯一失算,是那第一个教会你如何去爱的人。




明知自己时日无多,还要对另一半守口如瓶若无其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被迫要离开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的心意没有传达出去,又是何等的不甘?

可惜造物总不成人。

他就这么,真的走了。

一个可怕的事实:长期暴露于非中文环境时的,中文写作就蜜汁高产;反之……一声叹息。

活在韶光里,死于未老时——关于clay

简直不能同意更多!点赞笔芯!
"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这一点很好的印证了Clay就算没有被确诊的抑郁症,也至少是有非常严重的抑郁情绪;关于成瘾的问题,私以为也是十有八九的,女票往他嘴里吹烟后,Clay的眼睛有短暂的失焦,似乎还唇语了一个类似"Thank you"的字眼,不由得联想他是不是trying to get high,只可惜几秒钟之后,抑郁情绪重夺高地,他没有high到,甚至跌进更失落的深渊。
Clay同学最令人难过的地方,并非他的抑郁本身,而是"他的抑郁无药可解,亦非他人的关怀陪伴就能减轻的"这件事情。
记得一个长者对我说过:If we...

身在情长在——《破事儿》文评

自从写stucky以来第一次收到长评,心脏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我我我要好好用功回报姑娘的抬爱!!!(一边笔芯一边跑圈

小米粒:


距第一次读 @the_winter_solstice 太太的《破事儿》已经一年多了,心内汹涌的情绪拖到如今才写下实在是罪恶。但是当时读过之后的感受着实强烈,是看文这么多年以来不多拥有的经历,以至于现在每次重温它的时候还像是初逢,触摸得到柔和文字下隐藏着的可以轻易震撼人心的情感。


故事的开篇是Steve预谋好的假装受伤,以此让Bucky接受他重病的事实,主体部分就是两人在Steve不可逆的死亡到来之前的深深相爱,直到篇...

立个flag,年内填完夜深沉。

我的男友是MVP--书迷,咖啡饮料,和一见钟情

前文请戳我


书迷,咖啡饮料,和一见钟情|Super fan of Raymond Chandler, a free drink, love at the first sight


他决定了。势在必行。没什么能阻止他。对,没任何事情能阻止他,提供免费无限量啤酒的派对也不行。

外加十二个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妞也不行!

外加一辆加满油的阿斯顿马丁也不行!

他一定要去敲开Chase Collins高傲的嘴巴。

必须的!


三小时后,Johnny在跟丢了目标后——九月到十二月,这是第三十次了吧?泄气地踢了一路小石子,准备又一次无功而返。

转机往往就发生在这样的时刻——电视剧里都这么演...

"See you tomorrow, Miller."

--四舍五入,也算是Alec的告白了吧?

《夜深沉》chapter 4(大修后版本)

hit me please

其实前三章也做了不少修改。

还会有人记得这文吗……

我会尽力写到一个happy ending,谢谢所有曾喜欢过这文的小天使们。

祝您发财!

如果亡命的沿途,教授一行和忙着追踪伊甸苹果的卡尔偶遇,会是个什么画面?
即便是脑退化症作祟,这个九十岁的老人也一定会被那样貌酷似埃利克的后生提醒起了好多好多记忆吧。
老先生会不会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会不会发出"你还是都没变,我却这副模样"的自嘲来?
但他毕竟是查尔斯,而他毕竟不是埃利克。
一个晃神,也只是一个晃神。
然后他们继续各走各的。
查尔斯在关于埃利克的记忆里,兀自越陷越深,埃利克定格在过去的时光里,而查尔斯比昨天更加老去。


念君千里,永生不别。

孤独的孩子不看远方 2.0

这是个不算后续的过渡。
给伟大的橘子姑娘和十三妹妹。你们是我走投无路时想要找来陪我聊聊的人。

————————————

前文请戳 here

孤独的孩子不看远方 2.0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合适总结些什么的节点。

“我真的不知道。

“也许只是你太友善了让人倾诉欲爆棚,好吧好吧,也许我只是想要说说看。

“你知道吗,当我搜遍脑袋也找不出一个——就一个——朋友能够聊起关于……天哪我甚至说不上来我想要跟人聊起些什么。好了,我的悲剧又加上一样:我有很多朋友但没有一个我认为能聊得来;另外,即便有,我也乏于好的话题。这让我感到糟糕,在宿醉刚刚清醒的边缘上,就更糟糕。

“然后……”


©the_winter_solstice | Powered by LOFTER